《金珠玛米》曝《恋人》主题曲MV,汉藏两族好似“恋人”美好团结
2017-12-01
首映头条
今日,由杨蕊导演,王紫逸、多布杰、洛桑念扎、杨秀措、阿旺仁青、扎西德勒、洛桑达瓦主演,将于12月12日上映的电影《金珠玛米》曝光了主题曲MV。电影的主题曲叫《恋人》,恋人不仅是讲述电影中人物“疤面雪鹰”及央金之间的爱情故事,更是暗喻了两个民族之间的关系。...

今日,由杨蕊导演,王紫逸、多布杰、洛桑念扎、杨秀措、阿旺仁青、扎西德勒、洛桑达瓦主演,将于12月12日上映的电影《金珠玛米》曝光了主题曲MV。电影的主题曲叫《恋人》,恋人不仅是讲述电影中人物“疤面雪鹰”及央金之间的爱情故事,更是暗喻了两个民族之间的关系。

首先来看下歌词“风已过江,汹涛破岸,卷走满地伤。黑暗深渊唯一有光,忍住惊天叹。呜呜啊,裂马长嘶喊。呜呜啊,云高散无端。万物环顾,阳光哀鸣,等山河流转。无情淬取,有情炼出,浮华的时代。狂风吹乱你的美,为人间悲赎罪。有爱放纵有人痛,有万声默流空。”

MV中电影画面和演唱者千撒乌呷的舞动画面交织在一起,让人有一种时空交错之感,在千撒乌呷空灵的歌声里,时空流转,听者仿佛被带回了那个青藏高原上风云变幻的年代,成了事件的亲历者,和苍天、大地、群山、秃鹫一起见证了西藏两个时代的交替,见证了青藏高原上汉藏儿女的爱恨情仇,见证了时代变幻中一群普通人喜怒哀乐。

演唱者千撒乌呷是一名彝族青年歌手,生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彝族流行音乐教父“老鹰”吉克曲布的弟子。千撒乌呷的声线音域宽广,可塑性强,既有细弱抽丝的美,也有风起潮涌般的力量,她将歌曲中细腻缠绵的人物情感和时代变幻的风起云涌都用声音表现出来,再配上杨蕊导演的作词,让听者从音乐中听出了《金珠玛米》这样一个传奇的故事。

《恋人》的作曲是彝族流行音乐教父老鹰——吉克曲布创作的,他出生在四川大凉山美姑河畔,《走出大凉山》《七月火把节》《离开家的孩子》《忠贞》等都出自教父之手。吉克曲布出生于毕摩(祭司)世家,自幼耳濡目染,其词曲创作也多得于自身深厚的彝族文化熏陶。从歌手到演员,成功转型成幕后老板培养接班人,可以说“老鹰”吉克曲布从上世纪90年代初出道,从一个传奇跳跃到另一个传奇的艺术人生。


藏东高原上的爱恨情仇传奇故事

“我们藏人爱女人,是放在鞭子下打的,也是放在心口里疼的。”MV的开头就是疤面雪鹰在电影里的爱情宣言,在成为土匪疤面雪鹰之前,他只是个猎人的儿子占堆,因为猎人儿子的卑贱身份受尽村寨里其他人的冷眼,也因为和央金相恋,更被头人赶走。虽然爱着青梅竹马的央金,但害怕自己无法给她幸福,因此不敢去找她,自己却因为思念她白了头发。

电影中央金这个角色周旋于三个男人之间,头人对她来讲是一种欲望,一种占有,但也是对不卑不亢的她有真正感情的。土匪占堆是央金青梅竹马的,占堆离开后央金以为他死了。央金和解放军之间的感情是朦胧的,她在华山身上看到了占堆的影子。当央金发现占堆并没死,她的内心就陷入挣扎矛盾之中,在经历一番纠结之后,她选择了和占堆浪迹天涯,也算是为这段传奇的爱情书写了一个美好的结局。


以“恋人”关系比喻两个民族的碰撞

也许有人会感到奇怪,电影的主线并不是爱情,为什么片尾曲会叫《恋人》呢?谈到主题曲的创作思路,导演解释道,这首歌除了表面上在讲述电影里的爱情故事,实际上也在阐述着汉藏两个民族之间的关系。

两个民族的关系像两个恋人关系一样,在最初相遇的时候都会释放出美好,有各自怦然心动的东西才会结合在一起,但是最后经历了磕磕碰碰,在日常生活中会有很多的撕扯,很多的误解,这个时候,希望大家能够回到人性最美好的那个时刻,回到最初相遇的那个时刻去,这就是片尾曲的目的。

电影《金珠玛米》讲述的是发生在中国最后一个未开放地区西藏昌都的战争与爱情传奇故事。一个传奇故事发生在一片神奇诡秘的土地上,这种植根于自然的真实环境发生的故事更加称奇,堪称“藏地冰与火之歌”,令人愈加期待。本片由昌都市康延川文化产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四川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树树树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拉萨通泰投资有限公司等公司投资,将于2017年12月12日全国热血上映。


Copyright©2017 lookfor.cc All rights reserved. 首映头条 版权所有 苏ICP备17007625号-1